矿道网
全国服务热线
029-85212477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国际矿业 » 正文

复产产能增加,海外铝供应缺口缩减

发布日期:2019-06-03  来源:南储商务网  作者:[db:author]  浏览次数:966

 国际业协会(IAI)最新公布的数据表明,2019年1-4月全球原铝产量约为2090.9万吨,中国产量为1183万吨,占全球总产量的57%。2018年全球原铝产量约为6433.6万吨,同比增加1.4%,中国产量为3648.5万吨,占比56.7%,中国依旧是原铝主产国,但其他国家和地区的产能/产量也在不断变化中。

海湾阿拉伯

除中国外,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GCC)当属产量最多的地区,包括阿联酋、巴林、沙特阿拉伯、卡塔尔和阿曼五个国家,各个国家的产能都集中在一家铝业公司手里,2018年企业公布的总产量达到545.9万吨(高于IAI的533.1万吨),产能利用率达到了96%。

阿联酋铝业(EGA)是由迪拜铝业(Dubal)和阿布扎比铝业(EMAL)重组而成,迪拜铝业的冶炼厂位于Jebel Ali港附近,拥有3条线1577个电解槽超过100万吨的年产量,阿布扎比铝业的Al Taweelah冶炼厂位于哈利法工业区,7条线共1200个电解槽,铭牌年产能超过130万吨。2018年阿联酋原铝产量达到264万吨,同比增加1.5%。

巴林铝业(Alba)目前运行产能超过100万吨,其中新建的6号线项目于去年末开始逐步投入生产,产能增量达到54万吨,预计今年三季度完全投入使用,届时巴林铝业的年产能将达到150万吨。2018年巴林原铝产量达到101.1万吨,同比增加约3%。

沙特阿拉伯的Ma'aden铝业是由Ma'aden矿业(75%)和美国铝业(25%)成立的合资企业,项目包括一座铝土矿、一家氧化铝厂,一家冶炼厂和一家深加工厂,原铝年产能为74万吨,此外还包括一个年产能12万吨的再生铝设施。2018年沙特原铝产量为81.2万吨,同比增加2%。

卡塔尔的Qatalum铝业是卡塔尔石油公司(50%)和挪威Hydro(50%)的合资企业,冶炼厂位于多哈南部的Mesaieed工业区,铭牌年产能63.6万吨,配套有铸造厂和天然气发电厂。2018年卡塔尔原铝产量为61.6万吨,同比减少0.6%。

阿曼的Sohar铝业是阿曼石油公司(40%)、阿布扎比国家能源公司(40%)和力拓Rio Tinto(20%)的合资企业,冶炼厂位于阿曼首都附近的sohar工业区,铭牌产能约37.5万吨,采用375KA的电解槽型,并配套有阳极炭素厂。2018年原铝产量为38万吨,同比增加约50%。同比增幅较大的原因是2017年8月初电力中断问题导致电解槽的全部关停,中断约40天后才开始陆续重启,影响产量在13~15万吨。

亚洲(不含中国)

亚洲地区(不含中国)目前仍有8个国家生产原铝,印度产能占比超过6成,其他还包括西亚的伊朗和土耳其,东南亚的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中亚的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阿塞拜疆。2018年IAI统计的该地区原铝总产量为441.5万吨,产能利用率不足70%。

印度共有三家企业/集团涉足原铝冶炼领域,包括韦丹塔资源(Vedanta)、印度铝工业公司(Hindalco)和印度国家铝业公司(Nalco)。2018年印度原铝总产量预计在360-370万吨,占亚洲(不含中国)总产量的80%。

韦丹塔(Vedanta)的原铝铭牌年产能超过230万吨,旗下的BALCO铝业两条线共57万吨产能,Jharsuguda冶炼厂两条线共175万吨产能,Jharsuguda-I共50万吨处于正常运营状态,而Jharsuguda-II的125万吨产能中有近40万吨产能(包括试运行的产量)尚未完全投入生产。同时韦丹塔还拥有2座铝土矿山,1家氧化铝精炼厂,1座矿并配套有发电厂。2018年韦丹塔原铝总产量达到194.4万吨,同比增加25%。印度铝工业公司(Hindalco)拥有4家铝冶炼厂,年产能接近130万吨,包括Aditya(36万吨)、Mahan(36万吨)、Hirakud (21.3万吨) Renukoot(34.5万吨),均配套有自备电厂,绝大部分来自集团旗下的煤矿,少部分来自水力发电,配套的还有氧化铝精炼厂。2018年原铝产量达到129.3万吨,同比微增0.4%。印度国家铝业公司(Nalco)是印度矿业部旗下的政府公共部门企业,Angul冶炼厂的铭牌年产能46万吨,配套有年产227.5万吨的氧化铝精炼厂、年产682.5万吨的铝土矿以及一座10*120MW的自备热电厂。印度17-18财年(每年4月至次年3月)Nalco的原铝产量为42.6万吨,同比增加约10%。

马来西亚的铝企仅有齐力工业集团(Press metal),铭牌年产能达到76万吨,旗下有Mukah(12万吨)和Samalaju(三期共64万吨)两家冶炼厂,日本住友商事拥有两家冶炼厂各20%的权益,此外,齐力工业集团还在广东佛山投资建设了澳美铝业。2017年原铝产量为74.2万吨,同比增加约23%。

印度尼西亚的阿汉莎铝业(Inalum)作为国有企业,铭牌年产能为26万吨,旗下的Kuala Tanjung冶炼厂位于苏门答腊岛北部,配套有水力自备电厂。2017年原铝产量为21.9万吨。

塔吉克斯坦的塔吉克铝业(TALCO)是中亚最大的铝企,直接归属于政府,设计年产能达到51万吨,但实际产量从未达到过这一水平。旗下的Tursunzoda冶炼厂2006年产量曾达到41.6万吨的高值,其后由于市场铝价波动、生产工艺落后、产品竞争力不足等因素,产量不断下滑,2017年产量仅有10.3万吨,产能利用率不足25%。

伊朗的原铝生产企业包括IRALCO(20万吨)、Al-Mahdi(11万吨)和Hormozal(14.7万吨),由于环保等问题,三家企业都有部分闲置产能,而伊朗唯一的氧化铝厂是IRALCO旗下的Jajarm(25万吨)。伊朗18-19财年(2018.3.21~2019.3.20)原铝总产量为30.1万吨,其中IRALCO产量17.1万吨,Hormozal产量7.7万吨,Al-Mahdi产量5.3万吨,产能总利用率约为70%。

哈萨克斯坦唯一一家原铝生产商(KAZ)归属于欧亚资源集团(ERG),旗下Pavlodar冶炼厂的铭牌年产能为25万吨,产品90%用于出口,主要市场是独联体国家。2017年原铝产量达到25.4万吨,同比增加7.8%。

土耳其的Eti铝业拥有从铝土矿到铸造厂的全部铝产业链设施,旗下的Seydi?ehir(8.2万吨)冶炼厂仅能满足国内市场10%的需求,其余部分依赖进口。而阿塞拜疆的DET-AL铝业旗下的Ganja冶炼厂铭牌年产能为5万吨,2018年产量为5.2万吨,产品主要出口至欧洲国家及前苏联地区。

中东欧

中东欧地区原铝产能大部分集中在俄罗斯,罗马尼亚和斯洛伐克共占10%。2018年企业公布的原铝总产量达到408.4万吨(IAI的数据为404.9万吨),产能利用率94%。

俄罗斯铝业是全球十大铝企之一,在俄罗斯境内共10家冶炼厂,西伯利亚的6家冶炼厂均处于满负荷状态(348.3万吨),其他4家冶炼厂中的Volgogard(6.6万吨)和Kandalaksha(7.6万吨)也处于满负荷,而Nadvoisty(2.5万吨)仅开启小部分,Urals(7.5万吨)更是完全退出生产。

罗马尼亚的ALRO铝业属于荷兰Vimetco集团控股,铭牌年产能28.2万吨,目前处于满产状态,氧化铝和阳极都是内部生产,还配套有34万吨的铸造厂。2017年和2018年连续两年原铝产量都达到了28.2万吨的高值。

斯洛伐克的Slovalco冶炼厂被挪威Hydro(55%)控股运营,铭牌年产能17.4万吨,目前同样处于满负荷生产,自2015年以来年产量均维持在17万吨以上。

北美

北美地区的原铝产能中加拿大约占四分之三,美国约占四分之一。加拿大的产能集中在力拓集团(Rio Tinto)和美国铝业(Alcoa)手中,而美国的产能则由美国铝业和世纪铝业(Century Al.)掌控。2018年IAI统计的该地区原铝产量在377.4万吨,同比减少4%。

加拿大目前有10家冶炼厂处于生产状态,总产能约320万吨。美铝旗下有3个冶炼厂,都在魁北克省,Baie Comeau(28万吨)和Deschambault(26万吨)属于全资控股,产能完全投入使用,Becancour(43万吨)控股75%(力拓占25%),该冶炼厂由于新劳动合同的分歧导致三条线只开了一条。力拓旗下共7个铝冶炼厂,集中在魁北克省和圣劳伦斯河流域,均处于完全运行的状态。2018年加拿大的原铝产量估计在280~290万吨。

美国目前运行中的铝冶炼厂共6个,美铝旗下包括Massena West(13万吨)、Ferndale(28万吨)和Warrick(27万吨),其中warrick目前运行产能在16万吨左右(5条线重启了3条).。世纪铝业旗下则包括Sebree(22万吨)、Mount Holly(23万吨)和Hawesville(25万吨),Sebree处于满负荷生产,Mount Holly仅运行50%,而Hawesville于今年一季度恢复满负荷运营。2018年美国的原铝产量约为90万吨。

西欧

西欧地区产能分布比较广泛,目前共11个国家有原铝产能,包括挪威、冰岛、德国、西班牙、法国、瑞典、黑山、波黑、斯洛文尼亚、斯洛伐克和英国,其中约三分之一的产能集中在挪威。2018年IAI统计该地区原铝产量373.3万吨,同比减少1%。

挪威共有7个铝冶炼厂,分别归属于挪威海德鲁和美国铝业。挪威海德鲁(Hydro)旗下有5家,包括Ardal(20万吨)、Hoyanger(6.6万吨)、Husnes(18.9万吨)、Karmoy(27.1万吨)和Sunndal(40.8万吨),除Husnes冶炼厂自2009年开始就只启用了50%的产能外,其余4家冶炼厂均满负荷生产。美铝(Alcoa)旗下2个冶炼厂为Lista(9.4万吨)和Mosj?en(18.8万),同样都处于满产状态。2018年挪威原铝产量约为130万吨。

冰岛是西欧第二大原铝生产国,凭借其丰富的地热资源,能提供相对低廉的能源价格。美铝、力拓和世纪铝业在冰岛各有1个冶炼厂。美铝的Fjardaal(34.4万吨)、世纪铝业的Grundartangi(31.7万吨)、力拓的ISAL(21万吨)均处于满负荷运营状态。

德国的Trimet Aluminium公司旗下有Essen(16.5万吨)、Hamburg(13万吨)和Voerde(9.5万吨)共3个冶炼厂,并配套有完善的铸造和回收设施。此外,挪威海德鲁运营着Neuss(16万吨)冶炼厂,并和美国诺贝丽斯公司(Novelis是全球最大的铝加工及铝回收企业之一)合资建设了铝板带加工及废铝回收设施。

西班牙的3个铝冶炼厂全部归属于美国铝业(Alcoa),其中San Ciprian (22.8万吨)处于正常生产,Aviles(9..3万吨)和LaCoruna(8.7万吨)剩余的12.4万吨产能于2月初开始逐步减产,6月份后将完全闲置(此前已有5.6万吨产能闲置)。2018年西班牙的原铝产量估计在35万吨左右。

法国唯一在产的铝冶炼厂Dunkerque(27万吨)已于2018年12月被力拓集团以5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英国的Liberty集团,配套的阳极碳素和铸造设施也被打包出售,2018年该冶炼厂产量为22.7万吨,同比减少20%,主要原因在于二季度出现电力中断问题。此外,该集团也于16年从力拓集团手中购得英国的Lochaber(4.8万吨)冶炼厂,作为英国唯一的铝冶炼厂,周边两座水电站能为其提供足够的能源供应。

波黑Mostar铝业旗下的冶炼厂目前面临沉重的债务问题,外加随时可能爆发的电力危机,对冶炼厂的正常生产多重影响。2017年该冶炼厂产量约为13万吨,2018年持续不断的罢工、原材料和电力的负担让冶炼厂处于关闭的边缘,政府一直在尝试但到目前为止尚未有合理的解决方案。

瑞典的KUBAL冶炼厂属于俄罗斯铝业(Rusal)的唯一境外设施,美国对俄铝的制裁对它的正常生产影响不大,2018年产量为12.5万吨,同比增加1%。

斯洛伐克的Slovalco(17.4万吨)冶炼厂由挪威海德鲁(Hydro)控股运营,配套有铝挤压工厂,目前处于满负荷运营状态。

黑山共和国的Podgorica冶炼厂铭牌年产能为12万吨,附近有铝土矿并配套有氧化铝精炼厂和阳极设施,2014年政府将其以2800万欧元的价格出售给Uniprom公司,目前原铝年产能超过6万吨,但随着二季度新的铝坯和铝硅合设施的开工建设,产量有望进一步提高。

斯洛文尼亚仅有Talum公司的kidricevo(8.5万吨)铝冶炼厂,目前处于正常运营状态,原铝年产量超过8.4万吨,氧化铝自有,85%的产品用于出口,主要市场为德国和意大利。

大洋洲

大洋洲超80%的产能集中在澳大利亚,新西兰仅有1个铝冶炼厂。2018年IAI统计该地区原铝产量为191.7万吨,同比增加5%。

澳大利亚在产中的4个冶炼厂分别属于美铝和力拓。美铝拥有Portland(35.8万吨)冶炼厂55%的股份和运营权,中信集团和丸红商事分别拥有22.5%的股份,年产量超过30万吨(约3万吨的闲置产能)。力拓旗下运营的冶炼厂包括Bell Bay(19万吨)、Boyne Island(58.8万吨)和Tomago(59万吨),Bell Bay和Tomago均满负荷运营,Boyne Island自2017年起关闭了超过130个电解槽,闲置产能约8万吨。

新西兰的Tiw ai Point(35.1万吨)是力拓集团(80%)和住友集团(20%)的合资冶炼厂,氧化铝等原料进口自澳大利亚,2018年底力拓宣布升级和重启4号线,年产能增加约3.1万吨。2018年原铝产量为34.1万吨,同比增加1%。

非洲

非洲目前有5个国家拥有原铝产量,包括莫桑比克、南非、埃及、加纳和喀麦隆。2018年IAI统计该地区原铝产量为166.8万吨,同比变化不大。

莫桑比克和南非的各有1家冶炼厂处于满负荷生产状态,均归属于South32公司。South32拥有莫桑比克Mozal(57.5万吨)冶炼厂47%的股份和运营权,南非Hillside(72万吨)冶炼厂则由south32全资控股。2018年2个冶炼厂的产量分别为57.5和71.2万吨。

埃及的Egyptalum公司旗下Nag Hammadi冶炼厂年产能为32万吨,今年一季度该公司计划扩建2条生产线共25万吨年产能,具体时间框架尚未确定。

喀麦隆的Alucam公司旗下Edea冶炼厂铭牌产能为10万吨,该公司于2014年离开力拓,政府一直没找到买家,现金流压力和原材料供应问题严重,企业处于破产边缘。

加纳的Valco公司Tema冶炼厂的铭牌产能为20万吨,目前仅运行20%的产能(约4万吨),所有权归属于加纳政府。

此外,在关停10年后,尼日利亚政府尝试重启铝冶炼公司Alscon(20万吨),目前尚处于纸面阶段,需要克服的问题还很多。

南美洲

南美洲的原铝生产国包括巴西、阿根廷和委内瑞拉。2018年IAI统计该地区原铝产量为116.4万吨,同比减少15%。

巴西目前仅有2个冶炼厂在生产原铝,分别为Alumínio(47.5万吨)和Albras(46万吨)。Alumínio属于Companhia Brasileira de Aluminio公司,2018年产量为35.1万吨;Albras属于挪威海德鲁公司,配套的铝土矿出现赤泥污染问题,生产受到严重影响,2018年原铝产量仅有30.8万吨,同比减少31%。不过随着巴西政府禁令的解除,产量有望逐步恢复。

阿根廷的Aluar公司的冶炼厂位于Puerto Madryn(46万吨),能源来自于水力和风力发电。2018年产量达到46万吨的高值,同比增加7%。

委内瑞拉拥有 Venalum(43万吨)和Alcasa(17万吨)两家铝生产企业,但在2018年底公布的部分数据显示,Venalum的产能利用率仅8.2%(2017年为35%),Alcasa的比率为3.7%(2017年为18%),两家企业的产量下滑且现金流出现问题,配套的Bauxilum氧化铝精炼厂于2017年9月关闭后尚未重新生产。受委内瑞拉动荡的政治环境和各种风险的影响,政府的重启计划失败,原铝产能完全恢复遥遥无期。

总结

就原铝产量而言,除中国外,近年来海湾阿拉伯和亚洲地区的产量增幅最大,而南美和北美地区的产量缩减最多,其余地区的产量则是增减不一。各个国家和企业产量变动的因素多种多样,主要分为内部原因和外部原因。内部原因在于铝企本身的正常生产运营出现问题,包括劳资谈判导致的罢工停产、安全事故导致的检修关停、产权更替导致的内部争端等等;外部原因则在于地缘政治动荡、宏观经济疲软、环境污染等问题。不过随着技术进步、设备更新、产能转移以及政府扶持等多方面措施,海外原铝总产量一直保持增长的态势。

从目前政府和企业公布的消息来看,除中国外,2019年其他地区仍有不少新建、复产和退出的产能。包括巴林铝业6号线的54万吨产能,预计三季度完全投入使用;韦丹塔资源Jharsuguda冶炼厂2号线继续在增产,距离最大设计产能还有30万吨的提升空间;美铝在美国的Warrick冶炼厂复产的产能达到了16.1万吨;美铝在西班牙的2个冶炼厂剩余的12.4万吨产能将在今年上半年减产完毕;荷兰Delf zijl冶炼厂约17万吨的产能有望在今年底完成重启工作;力拓位于新西兰的冶炼年产能增加3.1万吨;海德鲁巴西冶炼厂的产能恢复等等。在不考虑突发事件的情况下,预计2019年海外运行产能增加100万吨以上,全球原铝市场供应缺口将进一步缩减。(注:本文涉及到的产能/产量数据来源于国际铝业协会和各企业/冶炼厂的公开报告和数据。)

 
关键词: 产能 缺口
 
[ 新闻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
点击排行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使用协议

版权隐私

网站地图

服务项目

会员服务

广告服务

网站留言

四大特权

付款方式

苹果APP下载
中国选矿技术网苹果APP
安卓APP下载
中国选矿技术网安卓APP
矿业俱乐部
矿业俱乐部二维码
联系我们

029-85212477

我们随时等待您的来访!

| ICP经营许可证:陕ICP备150077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