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绿色矿山 » 正文

共同打造中国矿业绿色明天

发布日期:2020-10-22  来源:中国矿业报  浏览次数:1166

 

摘要:绿水青山就是山。近年来,中国矿业行业坚持问题导向和目标导向,创新践行“两山论”,在绿色发展方面迈出了坚实的步伐。从2005年总结地方经验、超前谋划部署,到2011年~2014年的试点探索实践、树立先进典型,再到党的十八大以来落实中央要求、全面部署启动,随着一大批国家级、省级绿色矿山的建成达标,中国的绿色矿山建设工作正发生质的变化。

Abstract:Lucid waters and lush mountains are invaluable assets. In recent years, China's mining industry adhere to be problem-oriented and goal-oriented, pursue the "Two Mountains Theory" in an innovative way. , and has made solid strides in green development.From the summary of local experience and advance planning and deployment in 2005, to the exploration and practice of pilot projects and setting up advanced models in 2011-2014, to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requirements of the central government and the launch of comprehensive deployment since the 18th National Congress.With the completion of a large number of national and provincial green mines meeting the standards, China's green mine construction is undergoing qualitative changes.

神州大地荡春风,万山披绿育金山。

中国矿业通过绿色矿山创建正步入绿色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西域茫茫戈壁上,一座座绿色矿山的崛起,正把荒凉变成绿洲;黄河两岸,一座座绿色矿山的诞生,正为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赋予新的动能;长江南北,一座座绿色矿山的建成,为长江经济带发展增添新的动力。

在深秋的甘肃陇南,层峦叠嶂,色彩斑斓。在大山深处,一座被誉为“中国绿色第一矿”的金徽矿业公司拔地而起。

理念超前化,打造一流绿色矿山;产业生态化,建设“景区式”矿区;矿区人文化,增强员工幸福感。在去年底召开的全国绿色矿山现场交流会上,金徽矿业《以“三化”为统领,打造高标准绿色矿山》的经验引起共鸣,代表着中国绿色矿山的发展方向。

这只是中国矿业行业践行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建设绿色矿山的一个缩影。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事实上,近年来,中国矿业行业在各级自然资源部门的倡导和推动下,坚持问题导向和目标导向,创新践行“两山论”,在绿色发展方面迈出了坚实的步伐。从2005年总结地方经验、超前谋划部署,到2011年~2014年的试点探索实践、树立先进典型,再到党的十八大以来落实中央要求、全面部署启动,随着一大批国家级、省级绿色矿山的建成达标,中国的绿色矿山建设工作正发生着质的变化。

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在绿色矿山建设过程中,各地自然资源主管部门及中国矿山企业,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因矿制宜地开展了创建工作,在绿色矿山建设标准、评估、管理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通过近年来的探索创新和实践,中国绿色矿山建设已经形成了常态化、制度化、标准化的良好格局。

一是建立部门协调上下联动的工作机制。福建、江西等将绿色矿山作为建设生态省的重要任务,广东将绿色矿山建设列为省政府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决策部署的重要举措,内蒙古等29个省(区、市)印发实施方案或规划。20个省级自然资源主管部门联合财政、环保、质检、银监等部门,建立了部门协调机制或联席会议制度,为绿色矿山建设工作提供有力组织保障

二是标准制度先行。浙江、湖南、山东、陕西、新疆等9个省区制定出台绿色矿山建设管理办法。在9项行业标准基础上,河南、安徽、海南等制定了绿色矿山建设地方标准,11个省正在研制地方标准。湖北等9省量化评估指标、建立评估办法等,对绿色矿山建设和管理提供了基础依据。

三是工作推进各具特色。广东、广西、山东等省区在激励政策上下工夫,细化落实资源配置、行政审批、用地保障支持政策,发挥激励引导作用。青海、江西等省在准入管理上下工夫,在出让合同中约定绿色矿山建设任务和责任,严把新建矿山准入关。海南将绿色矿山建设作为采矿权延续的要求。浙江实现绿色矿山工作全流程监管,重庆聘任140名矿产督察员参与绿色矿山督察,河南组织公益性专家服务团免费指导企业。湖北、山东将绿色矿山建设纳入集约节约示范省创建重要考核指标。

四是树立典型模式。炭行业形成了“以矸换煤”绿色开采新模式,实现“矸石不升井、矸石山搬下井”。油气行业形成了“大井丛、多井型、立体式、工厂化”集约化建设模式,非金属行业形成“环保化开采、清洁化加工、无尘化运输”的绿色生产模式等。

通过这些年的久久为功,常抓不懈,中国已建起了950多座国家级绿色矿山,中国矿业行业也由此发生了可喜变化,主要表现在实现了六个方面的转变、取得了四个方面的成效。具体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思想认识上,矿山企业逐步由“要我建”转变为“我要建”;建设要求上,由行政推动向标准引领转变 ;建设领域上,由点上的绿色矿山建设拓展到上游的绿色勘查、面上的示范区建设;管理制度上,由倡议引导逐步向激励约束并举转变;工作组织上,由单一部门向部门联动、四级联创、企业主建、第三方评估、社会监督转变;发展阶段上,由试点探索向全面推进转变,从而实现了矿业工业化向矿业生态化、资源粗放浪费向集约高效、矿业要素驱动向矿业创新驱动、矿群关系紧张向和谐共建共享的质的飞跃。

绿色赢得未来。在中国矿业实现高质量发展、由矿业大国向矿业强国迈进的征程上,绿色无疑是最基本底色。愿我们携手一道,在开发利用好金山银山的过程中,真正守护好青山绿水,共同铸造中国矿业绿色美好的明天!

生态修复抚平大地创伤

□ 首席记者 王琼杰

摘要:面对我国矿山生态修复历史欠账多、问题积累多、现实矛盾多,且面临“旧账”未还、又欠“新账”的问题,以及财政资金有限的困局,在自然资源部的倡导鼓励下,近年来,社会资本参与生态修复的积极性明显提高,有效弥补了中央和地方财政生态修复资金的不足,悄然改变了中国矿业行业形象。

Abstract:In the face of numerous historical debts, accumulated problems, and practical contradictions in mine ecological restoration in China, as well as the problems of "old accounts" not being repaid and "new accounts" owing, as well as the difficulties of limited financial funds.Encouraged by the Ministry of Natural Resources, the enthusiasm of social capital to participate in ecological restoration has increased significantly in recent years, effectively making up for the lack of central and local fiscal funds for ecological restoration, and quietly changing the image of China's mining industry.

生态修复建奇功,万里荒山披绿装。随着矿山生态修复,一座座废弃的矿山又重新恢复了绿水青山,正变成金山银山,不仅悄然改变着中国矿业行业形象,也为中国矿业行业转型升级培育了新的动能。

金秋十月,正是丰收的时节。走进山东泗水惠丰农业开发工程有限公司在圣水峪镇后等齐村的废弃矿山生态修复项目现场,只见又红又大的苹果像小小灯笼般挂满枝头,一串串晶莹剔透的葡萄似珍珠般悬挂架上。而附近的湖面波光粼粼、白鹭旋飞、野鸭戏水、鱼儿追逐。如果不是周边还未整治修复的废弃矿坑来“烘托”对比,很难想像,这1300多亩湖光山色、满眼碧绿、鸟语花香、瓜果飘香的“世外桃源”,竟然是由该公司在昔日遍布尾矿废石的废弃矿坑和尾矿库上修复起来的。

而相距千里之外的春城昆明,位于长水机场西侧山坡上的大板桥石灰岩矿,则是绿树成荫,松涛阵阵;鲜花怒放,香气怡人。虽然已是深秋,却依然是春色满园,景色宜人。作为社会资本实施的矿山地质环境治理和矿区生态修复项目,大板桥石灰岩矿矿区不仅完全“绿”了起来,而且因为探索出了一条生态修复产业化的新路子,也变得“富”起来和“美”起来了。最近,自然资源部国土空间生态修复司印发的《社会资本参与国土空间生态修复案例(第一批)》中,该矿区的生态修复经验赫然在列,向全国推广。

这只是中国利用社会资本参与矿山生态修复的一个缩影。

中国矿业开发历史悠久。尤其是近年来,由于矿产资源整合、去产能、自然保护区矿权退出等政策原因,全国矿山关闭近5万个,在生产矿山约6万个,矿山总面积1040万公顷( 1.56亿亩 ),采矿损毁土地面积300多万公顷(4500多万亩)。其中,正在开采的矿山占用损毁土地约2000多万亩,历史遗留矿山占用损毁约3400多万亩。根据截至2018年底各省录入到全国矿山地质环境调查数据库的数据统计显示,全国共有废弃矿山98834个,废弃矿山数量位居前六位的省份是云南、山东、辽宁、湖南、江西、黑龙江。众多的废弃矿山,犹如一道道疮疤,亟需抚平和疗伤。

事实上,中国一直高度重视矿山生态修复工作,每年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都专门拿出大量资金来专门用于矿山地质环境治理和生态修复。

江苏徐州的潘安湖景区是中央和地方财政资金治理生态修复的一个典型代表。潘安湖是煤矿的采煤塌陷区,过去这里沼泽遍地,污水横流,杂草丛生,中央和地方财政出资进行矿区生态修复后,现在已变成了游人如织的景区。还有河南永城的日月湖景区、芒砀山地质公园,息县的濮公山地质公园,以及闻名全国的深圳华侨城景区、上海深坑酒店等,这些利用财政资金或国有资本治理修复的废弃矿山现在不仅恢复了绿水青山,还成为了一座座“金山银山”。

然而,由于我国矿山生态修复历史欠账多、问题积累多、现实矛盾多,且面临“旧账”未还、又欠“新账”的问题。可喜的是,面对财政资金有限的困局,在自然资源部的倡导鼓励下,近几年来,社会资本参与生态修复的积极性明显提高,有效弥补了中央和地方财政生态修复资金的不足。河南辉县市的凤凰山景区,社会资本进入后,通过对废弃矿山统一整治,建起了集科普、游玩、娱乐于一体的景区。山东青岛北苑对平度市的废弃矿山通过整治、复绿,把荒山变成了天然氧吧,成为市民休闲的好去处。

为了充分调动社会资本参与矿山生态修复的积极性,2019年底,自然资源部专门印发了《关于探索利用市场化方式推进矿山生态修复的意见》,进一步明确了激励政策,吸引社会投入、推行市场化运作、科学化治理的模式,加快推进矿山生态修复。

值得一提的是,《意见》专门提出,“按照谁修复、谁受益原则,通过赋予一定期限的自然资源资产使用权等产权安排,激励社会投资主体从事生态保护修复”。对历史遗留矿山废弃国有建设用地,可通过赋予矿山生态修复投资主体后续土地使用权的方式,激励社会资本投入。一是在符合国土空间规划前提下,修复后拟改为经营性建设用地的可采取两种实施模式。二是修复后拟作为农用地的,可由市、县人民政府或其授权部门以协议形式确定修复主体,签订国有农用地承包经营合同,从事种植业、林业、畜牧业或渔业生产。这无疑为参与矿山生态修复的企业吃了一颗定心丸。

 

大地如春草木鲜,万矿变绿金自来。一个个昔日开矿后的残山废水,现在正在变成蕴藏着新的“富矿”的绿水青山。矿山生态修复,真正让废弃矿山变得绿起来、富起来、美起来!

【免责声明】此文章仅供读者作为参考,出于传递给读者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电话:029-85212477
 
关键词: 绿水青山 绿色矿山
 
[ 新闻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
点击排行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