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国际矿业 » 正文

漂浮的“油库”再次返场!

发布日期:2020-11-06  来源:国际石油网  浏览次数:717
       炼油厂石油进口商正在努力解决满罐的问题,在石油消费地区和炼油中心都出现浮式储油的情况。市场消息人士称,为应对第二波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冲击,石油贸易商正在寻租新造的VLCC,以便在未来几个月存储柴油。

包括石油巨头在内的一些贸易公司正在对VLCC进行询价,用来储存含硫10ppm的柴油,为期6个月。这表明浮式储油量可能将再次上升。

新加坡的一位柴油贸易商表示:对于可能出现的第二波或第三波疫情,库存可能会因运价较低而增加。租用的新造VLCC可以航行到需求中心,通常在西非或欧洲,甚至美国,以等待需求回升。

浮式储油热潮再起?

浮式存储通常是指处于停泊状态或20天甚至更长时间内没有移动的油轮。根据Braemar ACM的数据,目前全球有超过240艘成品油船被用作浮式存储仓。据了解,FPSO装载石油后的储油时间满足或超过30天,即被视为长期储存。5月,伊朗石油出口量每天仅约40万桶,当月的浮式储油量高达2600万桶,较去年同期的1500万桶增长了57.69%。同时,今年1~5月,委内瑞拉的浮式储油量占全球总量的23%,而去年同期的数据仅为11%。

自今年第二季度以来,已有多艘VLCC将柴油从亚洲运往西方。而在今年早些时候,因石油需求下降,一些油轮被用于柴油的存储。这些油轮每艘可运载约200万桶石油。随着欧洲市场再度出现封锁,贸易商担心取暖、工业和运输业的柴油消费可能受到冲击,因此选择在冬季需求旺季将柴油储存数月。分析人士评论称,这种做法实属罕见。

疫情仍在全球蔓延,多国经济陷入停滞使得原油需求始终不振,严重供过于求。目前,全球原油库存远远高出往年正常水平。反映在原油价格上,就是三个月的缓步上行之后油价9月再次走上俯冲之路,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时隔两个多月重回40元以下。库存再次激增,而陆上储油能力早已接近饱和。无奈之下,贸易商纷纷预订油轮,又开始在海上囤油,浮式储油需求再次回升。

据悉,英国石油公司(BP)已经临时租用了一艘VLCC用于浮式储油,租期3个月,日租为20500美元,合同还包括为期3个月、日租金22000美元的备选租约。这是今年以来最低的租金价格。Refinitiv Eikon的数据显示,这艘VLCC在9月10日抵达马来西亚半岛西海岸的Linggi港口,将停泊在当地储存原油。

除了英国石油公司之外,包括Trafigura、Vitol、Litasco、LUKOIL和Glencore在内的多家主要交易商近日也相继预定了大型油船,船舶经纪商名单显示,油轮最快本月可能开始计算租期,租期至少90天。部分油轮会用于储存精炼产品,例如柴油。目前已经安排的类似租约总计达到18份。

有消息称,Trafigura在最近几天里已经租赁了12艘VLCC,总计可装载约2400万桶原油。Vitol Group和Lukoil总计安排了大约18份类似的租船合同。Trafigura的租船合同最早将于本月开始,至少持续90天。其中一些是新建油船,将用于储存汽油和柴油等成品油,在夏季适度复苏后,这些产品的未售出量尤其高。知情人士指出,Trafigura预订了12艘VLCC,因为运价的暴跌意味着租船费用下行空间有限,而且必要时还能用作储油。即使不储油,Trafigura也可以使用这些船舶来运输货物。

上一次浮式储油量达到类似水平还是在2009年。受金融危机影响,国际油价在2008年12月创下每桶33美元的低价,石油贸易商此后在海上储存了超过1亿桶的原油。

分析人士预计,由于石油产量持续高于需求,未来或将有约100至200艘超大型油轮会被用来储油。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IEA高级官员告诉《华尔街日报》,将有多达15%的油轮总容量可以用于浮式储油,提供相当于3.2亿桶石油的空间。

原油轮市场喜忧参半

在三个月的缓步上行之后,9月油价再次走上俯冲之路,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时隔两个多月重回40元以下。石油库存再次激增,而陆上储油能力早已接近饱和。目前布伦特原油现货价格远低于远月期货合约价格,价差之大已经足以弥补租赁VLCC的名义成本。换言之,石油贸易商在买入原油之后,可以将其暂时存放在油船上,之后再售出获利。

在目前的低运价下,浮式存储可以让一些贸易商受益,因为新加坡含硫10ppm汽油期货自7月下旬以来一直处于溢价结构。在期货溢价情况下,期货市场往往会鼓励现货持有者储存油品,以便后售。

两位航运消息人士称,新造VLCC的运价约为38000-40000美元/天。一位交易员表示,今年新交付的VLCC很多,运价较低,对贸易商有足够的吸引力。

随着石油需求的逐渐复苏,许多用于浮式储油的船只重返航线,进而影响了运价。期货和现货市场的运价已较4月的高位大幅回落。VLCC一年期租金已从4月的平均6万美元/日降至8月的3.5万美元/日。尽管如此,截至8月底,约7%的原油轮船队(包括64艘VLCC)仍被用于浮式储油,其中大多数位于中国近海。

9月上旬,VLCC短期租船量的增长加剧了市场对原油浮储量再度激增的猜测。据报道,随着运费的大幅下降,托克、壳牌、英国石油、摩科瑞和联合石化等几家公司都开始短期租用VLCC,租期从3个月至9个月不等。由于租船费率较低,只要原油期货溢价上升,浮动储油就会为租船人提供盈利机会。

Clarksons Securities和Pareto Securities的分析师指出,如果浮式储油热潮真的成为卷土重来,在运价暴跌之后这将会为油船船东带来一些安慰。

浮式储油人为地压缩了原油轮市场的运力供应,支撑了运价。然而,对于原油轮市场而言,浮式储油是一颗定时炸弹,因为这些船舶迟早还要重返原油运输市场,大量涌入市场的运力将会最终影响运价。因此,这些船舶重返油运市场的时机将决定原油轮市场的命运。Scorpio Tankers此前表示,浮式储油对成品油船的影响是短期的,浮式储油的去库存速度比许多人预期的要快得多,并不像预期的那么痛苦。但是,对疫情引发的影响的担忧却是持续的。疫情依然在持续,市场需求和油价依然低迷,浮式储油只是短期的昙花一现,油轮市场前景依然难言乐观。

普氏能源资讯在一份报告中对未来几个月的油轮市场前景进行了预测。报告指出,由于油价复苏迹象并不明显,且即期市场供给过剩,第四季度油轮市场总体仍将维持低迷。但第四季度石油需求的上升将支撑油轮即期市场,推动运价超过运营成本,而运力供应缩减加上库存需求增加将促成短期峰值的到来。实际上在第三季度末,这个峰值已经出现,西非至远东航线26万吨船型运价在9月11日达到15.85美元/吨,环比上涨49%。第四季度石油生产和需求的恢复将使运价维持在略高的水平,特别是当更多的船舶被用于浮式储油。

油运市场变化有待观察

事实上,致密油储存设施是一个全球性的现象。纵观全球,印度和澳大利亚是石油储存设施最紧张的国家。油轮在中国港口排队的现象并非个案。在全球范围内,由于新的冠状病毒肺炎爆发,全球经济复苏预期将减弱,燃料需求停滞。即使进口增加,炼油厂也会降低原油加工速度。咨询公司McQuillingServices预测,库存消化速度将非常缓慢。预计到2020年12月,全球60艘超大型油轮中,只有9艘将被消化,51艘仍将处于浮态。

申万宏源证券有限公司交通运输行业某首席分析师称:“当前,新船订单占现有运力之比仅为8%,低于2004年和2015年的水平(当时为20%左右),更低于2008年50%的水平,是历史少有的运价高位。”该首席分析师表示,20万美元/天的VLCC运价已有完全成交,高位持续性有望超过预期。可以说,VLCC运价波动将让油船船东的收获颇丰。“10万美元/天的VLCC运价可贡献利润9-10亿左右,即使运价维持一个半月,也有望超过2019年的全年利润。”

而中国是在全球范围内拥有VLCC数量最多的国家。VesselsValue曾在一份数据报告中提到,截至2019年8月份,招商轮船拥有51艘VLCC,中远海运能源运输公司拥有43艘VLCC,而且这两家公司在当时的订单数量则分别为2艘和6艘。如果当时的订单全部交付使用,我国国有航运企业的VLCC数量将为102艘。上述分析师认为:“供给潜在增速极低的水平,半年内运价多次暴涨,产能利用率已经在高位,而当前的估值尚未反映出高产能利用率的预期。”一言以蔽之,沙特阿拉伯出人意料地下调原油价格并发出增产信号,立即刺激了市场对油船需求,对油运市场产生了积极影响。这意味着运力规模的优势加之石油价格的走低及当前较高的产能利用率,一旦市场需求爆发,我国原油海运企业或将因此得到较为丰厚的回报。当然,并不仅有VLCC受此次油价暴跌而受益。Supermax型油船的日均价格也增至26000美元左右,而阿芙拉型油船的平均租金也突破了20000美元/天。

VLCC日租金暴涨还缘于另一个因素。众所周知,VLCC兼具运输及浮式储油装备的双重功能,而这具有逆周期的属性,国际油价大幅下跌将导致原油海运订单接收后对库存仓储需求的加大,因此,VLCC被用作浮式储油装备的占比将大幅上涨。有报道称,沙特阿拉伯航运企业巴赫里公司(Bahri)曾在3月10日租赁了10艘超大型原油运输船用于当前的储备需求。巴赫里公司的果断判断让其受益。在巴赫里公司当时租用的10艘VLCC中,租金价格大部分在13.2万美元/天和13.4万美元/天,而现在,该型船的日租金最高可接近20万美元。即便如此,巴赫里公司依旧抢占市场,并在一周内使其租船总数达到25艘。航运经济公司Poten & Partners在其油船报告中指出,这种活动水平是空前的。“巴赫里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VLCC所有者之一,但它却很少进入现货市场来租用第三方运力。巴赫里公司最近在现货市场相对活跃的时间出现在2015年至2016年,但即使在当时,其租船数量也不超过每周6艘。”也许,这的的确确反映出一种投机性的远期原油储备开始增加,而越来越多的油船或将被用作浮式储油装备。

Gibson公司认为,国际油价的暴跌带来了日益增长的浮式储油需求,根据目前的期货溢价水平,评估VLCC用于浮式储油装备是可行的,“但我们看到了一个快速增长的市场,比如中东到中国的TD3C航线从开始的38000美元/天增加到24.3万美元/天,这意味着目前运价过高,不值得进行浮式储油装备。”

未来,油运市场将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尚需观察。但可以肯定,预测未来几周内的油船运输市场前景是很难的。同时,多少艘油船将被用于浮式储油装备也是一个极为重要却又很不确定的因素。

【免责声明】此文章仅供读者作为参考,出于传递给读者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电话:029-85212477
 
 
[ 新闻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
点击排行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