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矿业人物 » 正文

国家能源集团丁震:奔走在创新路上

发布日期:2020-12-24  来源:中国煤炭报  浏览次数:689

在任何一个岗位上,他都力争做到有所追求,但不苛求。扎扎实实地做好规划,一步一个脚印地向前走,这是丁震认为最好的人生状态。

他说“:因为曾经在一线,我最想做的就是改变井下工人的工作状态,减轻他们的劳动强度。”

丁震在项目现场

被记者催着采访的,丁震是其中一个。距离他领取第29届孙越崎能源科学技术奖青年科技奖已经过去1个多月时间,在出差的间隙,他在国家能源集团办公地点以“飞快”的速度接受了采访。

讲起工作,丁震的语速可以达到每分钟180个字。几分钟一次的电话丝毫没有打乱他有逻辑的表达,对于现在的工作,他忙碌却“游刃有余”。

每段“游刃有余”背后,都有一段不为人知的奋斗过程,丁震也一样。

从最基层做起

2003年,丁震从中国矿业大学(北京)机械自动化专业毕业,进入了神华集团神东榆家梁矿综采队。

在同学看来,从矿大毕业去当时国内较为先进的矿井工作,顺理成章,也很幸运。可没多少人知道,他是从运杂物、清泥这样的辅助工作干起的。

“所有大学毕业生到矿后都要到最基层锻炼,从干体力活儿开始。”丁震说。

1980年出生的丁震老家在农村。“苦和累,我是不怕的”,但煤矿的劳动强度,仍是他没有想到的。

“一台水泵、一根单体、一捆物料,轻的也有50公斤,加上刚参加工作时,井下漆黑一片,道路崎岖不平,我自己走都不容易,更别说搬运这么重的货物了。一开始我一个人扛不动,得找个人帮我一起抬。”丁震说,“晚上回宿舍得‘扶墙走’,手扶着腰,身上疼得整宿睡不着。”

在其他的井下工人看来,中国矿业大学(北京)的毕业生,干这个活是名副其实的“大材小用”了。“我们分到综采队的5名大学毕业生,都是一样的,从最基层做起。”丁震说。

回忆起最初与煤矿结缘的时光,丁震说:“一来,当时我的班长非常照顾我。二来,当时榆家梁矿的生产队伍整体素质较高,很多人是从陕西韩城、黑龙江鸡西等老煤炭企业过来的。他们中很多人曾经是综采队的队长、副队长,来到这里后都变成了工人。战斗力较强,组织观念也强,对我们一方面照顾,一方面也从思想上引导。”

2004年,榆家梁矿建成了国内第一个自动化综采工作面,配有最先进的进口采煤设备,这给了丁震一个很好的学习和锻炼机会。

面对同样一件事、同样一个环境,有人想的是适应,有人想的是改善。丁震是后者。作为综采维修电工,他认真学习,与工友一道掌握了液压支架跟机移架、记忆割煤等当时国内最先进的综采自动化相关技术。

2005年,他被调到设备同样比较先进的石圪台矿综采队,担任维修电工。因为所学专业,丁震被安排到机运队工作,先后经历了技术员、副队长、党支部副书记的身份转变。

2010年,丁震在神华集团面向全员的招聘中脱颖而出,来到了集团总部煤炭生产部机电处。2011年,他到神华准能黑岱沟露天矿挂职担任矿长助理。现在,他在国家能源集团煤炭与运输产业管理部煤炭处担任高级主管。

“我主要负责国家能源集团煤炭产业机电装备管理和煤矿智能化建设相关工作。”丁震说。在职业历程里,全集团的各类矿井被他摸索了个遍,他对一线的情况把握得越来越准确、越来越全面。

水到渠成的创新成果

丁震有一项特殊“技能”:能将煤炭行业的发展趋势、产业的技术进步过程讲得像一段故事,吸引人专注地听下去。枯燥的技术内容,他讲得富有情节、跌宕起伏。

“因为曾经在一线,我最想做的就是改变井下工人的工作状态,减轻他们的劳动强度。不仅让‘煤亮子’这个概念被社会广泛认可,也希望我们的一线工人像真正的‘白领’一样工作。煤炭行业的未来一定是这样的。”丁震说。

他给记者介绍了自己目前设想的集团煤炭行业未来前景规划:未来智能煤矿将由地面操控中心、技术支持中心和智能化运维专业队伍组成,井下无人操作,有人巡视。最终实现从“井下作业”向“地面控制”、从“黑领矿工”向“领采矿师”、从“高危高风险”向“本质安全”、从“傻大黑粗笨”向“高精尖”的四个转变。这些发展构架,是他和团队一起思考出来的。

在任何岗位上,丁震都在不停地思考。他始终在思考,如何改善矿工的作业环境,降低他们的劳动强度。他在领导的提议下带队研制了“复合多功能矿袜”,这项研发成果已在国家能源集团旗下的多家煤矿应用,深受广大矿工的欢迎。这种矿袜可以有效保护职工的脚踝,防止静脉曲张、细菌感染等职业病。自2017年至今,该集团职工共配备这种矿袜超过50万双。该创新项目获得了吉林省科技进步奖三等奖。

丁震始终以“为企业创效”为创新动力,作为主要完成人参与的“露天煤矿轮胎全寿命管理系统研究”项目,提高了现场安全水平、车辆出动率,降低了轮胎使用成本,消除了传统轮胎管理中安全水平低、劳动强度大的弊端,为国产巨型轮胎研发提供了技术支撑。应用该项目,仅一家公司每年就能节约轮胎80条,年节约成本3000余万元。这项创新成果获国家能源集团科技进步奖三等奖。

“我认为的创新,是原创型创新,绝不跟在别人后面走。”丁震的这份自信,不仅来自多年来扎根一线对煤矿的深刻了解,也来自他对整个行业和自己事业的深深热爱。

在国家能源集团推进煤矿智能化建设过程中,他助力集团突破并掌握了5类智能采煤、5类智能掘进、3类卡车无人驾驶、5类煤矿机器人、可视化远程控制和移动巡检等关键核心技术,实现了不同煤层智能开采、不同煤岩智能掘进、不同载重卡车无人驾驶、危险岗位机器人替代、固定岗位无人值守等技术的全覆盖。他起草了 《国家能源集团关于加快煤矿智能化建设的实施意见》《关于进一步加快煤矿智能化建设的通知》等,目前正在全力推进五个100%建设目标,即煤矿智能化技术及建设100%覆盖、采煤工作面100%实现智能化、掘进工作面100%实现智能化、选煤厂100%实现智能化、固定岗位100%实现无人值守。

他在曾工作的地方,都留下了创新的痕迹,创新成果获得18项专利,发表论文10篇。他重视记录和捕捉在工作中迸发出的转瞬即逝的创新灵感,在岗位上寻求新的突破。

丁震说:“我要对得起领导的信任,对得起自己的岗位和自己的时间。”

有所追求但不苛求

丁震不仅是创新型人才,也是复合型人才。

在工作期间,他曾2次被聘为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专家委员,一次是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煤炭部分)的修编委员会专家委员,一次是作为《神华集团煤矿岗位标准作业流程》项目审定专家。目前已在全行业推广的《煤矿岗位标准作业流程》共有2949条,涉及岗位208个,关联危险源5963条、不安全行为715条、事故案例101个,井下工种人岗匹配度达到100%,他也是主编者之一。

从业以后,丁震作为主要编写人员参与编写的集团企业标准达24项,其中 《露天矿用平地机操作比赛规范》《露天矿用挖掘机比赛操作规范》等在世界范围内没有经验可借鉴,编制过程全靠他日常积累、查阅相关书籍和向行业专家请教。同时,他还担任着煤炭行业煤矿专用设备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带式分会副主任委员。

以上这些工作,不仅要求扎实的煤矿技术专业知识,也要求严谨的思维、良好的逻辑能力和文字表达能力。

面对过去的种种成绩,丁震是平和的、低调的。他说,在任何一个岗位上,他都力争做到有所追求,但不苛求。扎扎实实地做好规划,一步一个脚印地向前走,这是他认为最好的人生状态。

【免责声明】此文章仅供读者作为参考,出于传递给读者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电话:029-85212477
 
 
[ 新闻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
点击排行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