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技术 » 矿业综合 » 正文

全球镍资源供应现状简析

发布日期:2020-09-11  来源:中国资源综合利用  作者:李成伟  浏览次数:145
       全球陆地总矿石量为 2.96 亿 t 镍属量,其中红土镍矿为 1.78 亿 t,硫化镍矿为 1.18 亿 t。澳大利亚镍金属储量位居世界首位,折合镍金属 2 600 万 t,占全球总量的 30% 以上 [1]。红土镍矿占 60%,主要分布在赤道附近的古巴、新喀里多尼亚、印度尼西亚(简称印尼)、菲律宾、缅甸、越南、巴西。硫化物型镍矿占 40%,主要分布在加拿大、俄罗斯、澳大利亚、中国和南非等国。中国镍储量占全球总量的 3.56%,位居世界第九位。镍矿资源储量为 760 万 t,甘肃镍储量最多,占全国总储量 62%。

1  全球镍供应市场情况

近两年的全球镍供应市场核心变量在于印尼,不仅包括印尼颁布镍矿的供应减量,还有印尼镍、印尼湿法产能的供应大幅增量。比如,2020 年全球镍价最主要的影响因素就是印尼供应变动,其次是菲律宾镍矿政策和中国新能源汽车政策 [2]。2015-2020 年全球主要的镍生产企业产量情况如表 1 所示。据统计,2019 年全球精炼镍的供应总量已超过 240万 t,供需基本平衡。电镍仍以俄镍 Norilsk、中国金川、日本住友等生产商为主;镍铁以中国的青山和 Delong为主,其在印尼开拓红土镍矿,这也是近些年镍产量增加的主要来源;镍豆镍粉基本有 BHP、Glencore、Norilsk、Ambaotvy 四家;镍中间品以 Ramu、托克、Vale为主。全球主要镍企的精炼产量及占比如表 2 所示。经计算汇总,全球精炼产量为 2 408 kt。但由于镍应用的增长,新的项目也处于持续建设和规划中。据统计,近 2 年印尼以 RKEF 工艺投资建设的项目产量高达 21 万 t,2020 年后规划待投的项目产量设计约 68 万 t。这些项目大多以中国的资本为主,青山集团、德龙集团是主要投资方,将印尼的苏拉威西省和北马鲁古省作为主战场。

2  印尼矿业开采的相关政策和实施情况

能源和矿产资源部是印尼政府矿业主管部门,其主要职能是代表国家制定、颁布、执行矿产资源和地矿产业政策。该国最早的矿业法律文件是 1967 年颁布的《基本矿业法》。印尼的矿业管理是以中央为主,地方为辅。镍资源被列为战略矿产,只能由国家经营。外国公司作为政府机构或国营公司的承包人,经国会批准后也可按合同规定参与战略性矿产的勘查和开发活动。到 2013 年 12 月 5 日,印尼国会与能源和矿产资源部举办了会议,双方达成最终决定,将于 2014 年1 月 12 日开始禁矿;进一步要求生产型的工作合同(CoW)、矿业许可(IUP)和特殊矿业许可(IUPK)的持有人在印尼加工和精炼矿产。印尼政府直至 2019 年中期才真正落实禁矿令,矿业部门明令从 2020 年起正式禁止原矿出口,镍价随之上调至近几年来的最高点 USD 18 300 美元 /t。长期来看,肯定对未来中国红土镍矿的进口起到至关重要的影响。但是,这给短期内(2020 年 1 季度)市场货源供应带来冲击,虽然来自菲律宾的镍矿进口量正在增加,但菲律宾镍矿以低品位为主,只能一定程度上弥补国内镍铁厂对高品位镍矿的需求。这也是镍价在 2020 年 1 季度回落的原因之一。印尼镍矿禁止出口法令从提出到执行的几年里,中国及其他国家相关企业加快了在印尼建厂的步伐。据统计,中国有意向在印尼建厂的企业已经达 7 家,不再只有青山集团。如果政策严格执行并且持续下去,就基本上能加快达到印尼本身想要达到的效果。在印尼总统佐科上任后的几年内,一系列的政策已经很好地解决外资企业的投资担忧。早期菲律宾的投资热度也挺高,但每一届总统都有自己的国际定位和政策主张,导致中资企业在菲律宾的投资收效甚微。未来,印尼总统选举轮换是否会导致投资政策存在一些不可预见性,还需要持续观察。印尼禁矿令的出发点是将冶炼环节留在国内,增加出口镍产品的附加值,并非禁止镍的开采与使用,所以长期来讲,镍资源供给并不缺。这一政策带来的连锁反应是,以往印尼以镍矿对外出口转变为以镍铁为主对外出口。而中国国内的镍铁厂将因为无足够的镍矿而被迫减产或产,印尼的镍铁生产线尚在陆续建设中,无法短期快速弥补中国的减量,导致阶段性出现镍铁供给缺口。该状况或至少持续到 2020 年底而 2021 年之后随着印尼镍铁产能的逐步兑现,缺口将逐步弥补至不复存在。

3  再生镍的循环应用

中国现有不锈钢及合金相关行业以及电废旧等镍金属量累计超过 30 万 t,不锈钢及合金行业的再生镍利用率仅为 18% 左右;未来如果上升至50%,可形成约 15 万 t 再生镍规模;而欧美发达家以及日本对再生镍的利用率高达 80%。未来,动力电池的废旧资源量也会逐步加大,特别是国际相关车企对中国的材料和电池生厂商明确提出废旧电池的回收及梯次利用,若及时回收利用将大大改善

球镍供应结构。

4  结论

镍资源在全球范围内主要资源集中在澳大利亚、俄罗斯、印尼等国,如果在当地政府政策的正确引导下有续开采镍资源,未来对镍的应用和需求不会存在问题。随着近几年中国资本陆续投资海外资源,大举开发印尼红土镍矿,中资企业在全球镍市场取得近34% 的控制权,为新能源产业的发展提供的一定原料保障。针对现状,笔者提出以下两条建议。其一,从全球资源开采情况来看,镍资源的储量足够满足未来不锈钢及合金行业,同时能充分满足新能源汽车正极材料的原料需求。但主要的优质资源都位于国外,未来投资开采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中国企业要想获得镍资源更大的话语权,除了加大投资力度控制更多的资源,国家层面的政府力量支持、宽松且充足的货币资金投入是支持该产业发展的关键因素。其二,国内的再生镍应用初具规模,但也会出现价格走高时回收积极、低迷时消极回收的市场状况。同时,新能源产业的再利用主要以材料厂和电芯厂制备环节的废弃回收层面为主,还没有哪家企业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新能源产业电池终端到资源的大循环,建立新能源产业的梯次利用规则及完善的回收系统是解决未来资源路径的重要措施之一。建议加强行政管理,设立废旧二次电池及生产边角料试点企业,扶持一批符合环保要求、具有较高的技术水平和工艺装备的企业,从事再生资源回收利用事业。

【免责声明】此文章仅供读者作为参考,出于传递给读者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电话:029-85212477
 
 
[ 技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推荐技术
点击排行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